生命科学学院 生命科学学院 中国科学院大学生命科学学院 中国科学院大学生命科学学院

吾自山北来

  • 发布于 2017-03-13
  • 1416

都说三月的风是暖人的风,奈何风中的我,还是会没来由的觉得冷!每个人在心中都会自成一派山河,我的山是未名山,至于水一定是家乡江南的水。山南向阳,青草、野花、竹林和涓涓细流,南边的日子总让人向往;北面则是我寂静幽暗的山谷,这里的故事不再述与人听,愿你来过,如若不曾,沉默。

近来久别重逢的朋友说,许久不见感觉你瘦了一圈。初初听到还是略有欢喜,转念而思,却也徒增悲凉。以前只知“衣带渐宽终不悔”是一句很好的诗,不得深意,等真正经历一番人世无常,到如今,不悔,不恨,亦不语。我们总在未经人事的时候被告知许多道理,在事后才幡然醒悟,悔不当初。喜欢辛弃疾的那句,“而今识尽愁滋味,欲说还休。”有些滋味只能埋在山北的谷底,等来年的风雨,待一株山花。

也曾梦到自己,一夜白头。或许这并不是一件悲伤的事情,那些在现实生活中无法实现的事情,去梦中体验一把也未尝不可。若教眼底无离恨,不信人间有白头。所以那夜,不是雪太大,站太久,只是一念,就已白头。我始终觉得,如果一个人悲伤难过,那就让他悲伤难过好了,为什么一定要阻止,如果你真的关心,那就站在他身边。我们活在这个世上,不就是想要明白些道理,遇见一些有趣的事情,于我而言悲伤大抵也是其中一种了。

看《朗读者》,当许渊冲老人擎着眼泪,读出那首林徽因的《别丢掉》,“一样是明月,一样是隔山灯火,满天的星,只有人不见”。苍老的声音,满眼的氤氲,寂寞从四海八荒袭来,不由分说。在这世上有许多的寂寞,有些寂寞,身边有倾述的人,一条知心的狗,或许可以消减。有一种寂寞,自是分别,永不再见,独留一人在这茫茫的天地间。那么,去见见你心底的人吧,不必放下,不必言语,便已是心生欢喜。

算算时间,在山北的已经有些日子了,也曾看过不眠的繁星,也曾尝过愁人的甜酒,还有那山林的风,还有那天边的云与月。不用前行,就那么停在原地,然后躺下,不是在等谁来,不是不能起来,只是安静的躺一躺。请别对我说,你要过的好。

吾自山北来,终有一人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