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命科学学院 生命科学学院 中国科学院大学生命科学学院 中国科学院大学生命科学学院

风·来

  • 王洁婷
  • 发布于 2017-04-25
  • 639

 

天地至美,人间四月,而我则偏爱这场温煦的春风。北京的春天,比想象中来的要迟些,好似相约晚到的佳人,一如期待的美好。草色渐青,枯木点绿,花开尽好,只是那调皮的春风,絮满京华。当年谢道韫曾言,未若柳絮因风起,莫不是说的如今这场飘飘“春雪”。不知等了多少个寒寒冬日,终是盼到回风如温玉。

风来的日子,云被拉成了薄纱,挂在湛蓝的天空。遇一个晴日的傍晚,坐在朋友的电动车后面,去见一见这春日的校园。桃樱已落,那些微风起,花瓣落的日子,走在路边,偶尔会被轻轻敲打,脚踏片片粉白,甚是念想。宿舍旁的棣棠花,一簇一簇的金黄,每每出门,都有暖暖的味道,心情便是一片晴朗。一路经过东西两个运动场,或是褪去了臃肿的冬装,或是积攒了太久的能量,奔跑的风,一阵又一阵。日沉西山,在青山绿影中,斑驳的光穿越而来,莫名叹一句,春光如此,却不得见你。

山顶有境,清风自来,这些日子,与三五好友很是上过一些山顶,野长城、天台山、观景台都曾到过。初次爬时,走到没有路的地方,便止步不前,朋友们却都很胆大,继续向前。望见他们攀至山顶,向我挥手,还是满心的踌躇,起身落下,反反复复。直到第一步踏出,心中便无他念想,一路向上,终至山顶。说实话,风光和先前处并无太大差别,但心境却有。静坐于山顶大石上,山风会透过你的身体,推推你的心门,便会有股股豪气初生,大笑一声,风来!好似武功冠绝的剑侠,借风为剑,与天地斗,一声剑来,好不风流。

近来看杨洁导演的《西游记》,追忆甚多,儿时喜爱最是西游。经典太多不再回述,却有一幕不下心头。提缰勒马,只一回头,圣僧你可也动了凡心?都说情劫难度,但这苍茫的世间,又有几人不愿有此一劫。十世金蝉,问一句,有几世为她托生还俗,不问仙佛。可曾有一世,白衣白马,路遇佳人,落地生根,不再管人间苦恼,只愿共青丝白发。就是这功成经回的一世,灯枯之时,是否也轻叹一声,愿矣。我信这世间的风,会将这细语呢喃,历尽百转千回后,送到心上人的耳边。

风来,万般豪情只一声;风去,千丝婉转共白头。